惠州巽寮湾的“巽”你知道是什么意思怎么读吗?


2017-03-06浏览: 11,806

在大家努力下,最终促成了我们的惠州巽寮湾海滩之旅。
天气尚好,西风也未见凛冽,路边的水田正好是黄绿错综,蟹脚倒是肥了。一行十七人,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意境里辞别了喧嚣的城市,向着巽寮湾进发。
惠州的山水颇有名气,我游览过惠州的西湖,大抵是常年在都市呆惯了的缘故,并不见得奇特,好在我们此行之意不在于都市的风景,而在乎大海的情韵。早就听说巽寮湾依山傍水,石奇水清沙白,兼之冬暖夏凉,是南中国海上最美丽的海滨旅游胜地之一。读“xùn” ,八卦中的一卦,代表风。《易·说卦》:为木,为风。

一路颠簸,待到能够看见大海,同伴们便惊呼起来。理智些罢,暂且忍受了这双月湾的诱惑,用过午餐,寻了镇上的集市,购得一些烧烤的物事,方才扑向大海。双月湾是巽寮湾众多的海湾之一,从俯拍的图片来看,这个半岛的地形似乎两头大的漏斗,蓝色的大海在这里便成了二个半月,从高处看到的全景,煞是美丽。双月湾的落日,是最好的景致。我们来得也正是时候,太阳斜斜,光线也不强烈,尚可挥霍一点点的时间,以等候日落前最美丽的时刻。除了鞋子,踩着软软的细沙在潮头上行走,或是干脆在大海里嬉戏,实在是很美的事。大可不必借口智者乐水的古训,姑且让这蔚蓝色的精灵冼去我们这些俗客心头的琐事,其乐亦无穷矣!

波憾斜阳万点金,落日的余晖给大海镀了一层金。这时,海上的风景便只剩得落晖了,我们便尽情地徜徉在这灿烂的光辉里,待到那轮血色的太阳消失在水天的尽头,大海才回复了一往的深邃,只听得海潮拍击沙滩的乐章。凑齐了烧烤的用具,点燃了炭火,我们便围成了一圈。鸡翘熟了多半,茄子焦了,烤熟的辣椒竟也是十分之辣,火腿大多被生吞,只有在炉上犹自挣扎的螃蟹香气四溢,却不是裹腹之物,压瘪的面包倒是建了奇功。

享受的便是这样儿的一个过程。当天际挂了一勾残月的时候,海水涨了,偶有游客走过,大褒我们蟹香之美,得意的同伴们点燃了烟花,和驻足的游客,和渔家的顽童,一起享受这美丽的双月湾的夜。

残月仅剩得一痕黄色的光晕,蟹香终于飘散,酒也足了,我们才回房去继续寻梦。
双月湾看不到海上的日出,虽有伙伴们在凌晨等候,但只看到山头上刚刚出来的太阳,不免泄气。待到八时许,我们搭乘了渔家的船去做出海游,以便零距离地体验进入汪洋的感觉。海风和煦,波浪轻摇,我们教唆船家停靠于海里一处不知名的小岛,一行人便弃舟登岛。小岛险峻,怪石林立,上生不知名的杂草,基底是钙化很重的石岩,夹缝有螃蟹乱跳,看得我等恨不得生吞了这帮横行的家伙。

曾看过攀岩的运动,我们便贴了嶙峋的怪石,徒手一路攀将过去,站在突兀的地方,远眺大海,看水天一线,看浪里行舟,也看得见镇上的炊烟,这么一幅壮阔的画图似乎是在蔚蓝色的背景里跳动。 拍了几张照片,体验了胸底荡层云的快感,不知谁来了兴致,便将这个岛屿取名为“江月岛”,极富诗意吧? 临了,船家泊船于海产品丰盛之处,以满足我等这些毫无耐心的钓徒的猎奇之心,大半个时光,仅获得三二只小螃蟹,乐趣有了,却顶不得一餐,未免光火,只好于集市场上求购我们的午餐。海中的生物果然是美味,烹饪也好,正好解了我等饕餮之徒的口腹之欲。

一阵子的风卷残云,杯盘狼藉了,酒意也有了,抹一把飞红的脸颊,再填上一曲《渔歌子》: 双月湾前看落晖,海潮拍岸雪千堆。
肥蟹脚,硬纸杯,沙头醉卧不思归。 终于,还是要告别双月湾的潮声,在醉意朦胧中,踏上回归的行程。没能看到巽寮湾的“日暖风池”,不免略有遗憾,却正好期待着来年再去。


旅游咨询报名 13560032807 小明(手机/微信)
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52995350
  • 相关内容